南瓜视频app下载ios版

中共湖北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湖北省监察委员会

客戶端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業務論壇 >> 觀點聚焦 >> 正文

李凯:强化监督基本职责第一职责 推动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

發布時間:2019-11-06 |  來源:求是網

趙樂際同志在十九屆中紀委第三次全會上強調,“監督是紀檢監察機關的基本職責、第一職責。要堅持不懈探索強化監督職能,特別是把日常監督實實在在地做起來、做到位。”近年來,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樹牢“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忠誠履職、敢于監督、真抓實幹,推動紀檢監察工作取得了新發展、新成效。但調研發現,各級紀檢監察工作目前存在監督認識不到位、覆蓋不全面、重點不突出、機制不靈活、手段不豐富、能力不充分、評價不科學等問題。解決這些問題,必須提高政治站位,把握監督特征,明確職責定位,著力在做實做細監督職責上探索創新、實現突破。

一、准確把握紀檢監察監督工作的基本特征

把握紀檢監察監督工作的基本特征,是審視監督工作問題的關鍵,是做實監督基本職責的依據,是考量監督工作成效的前提。紀檢監察監督具有以下基本特征:

一是監督的政治性。紀委監委是黨的政治機關,本質上就是政治監督。其政治屬性就要求紀檢監察監督,始終把政治建設擺在首位,旗幟鮮明講政治,加強遵守黨章黨規黨紀和貫徹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監督檢查,堅決做到“兩個維護”。

二是監督的基礎性。黨章賦予紀委監督執紀問責職責,憲法、監察法賦予監委監督調查處置職責,三大職責中都是把監督作爲第一職責。紀檢監察工作要求把紀律和法律挺在前面,但是“徒法不足以自行”,挺紀挺法在前就要把監督挺在前面。監督是紀檢監察工作的“源頭活水”,只有把監督做好了,執紀問責、調查處置才有問題線索來源。

三是監督的廣泛性。監督不僅具有對象的廣泛性,而且還有內容的廣泛性。監督對象既包括全體黨員幹部,也包括監察法規定的六類人員。信任不能代替監督,監督對象要全覆蓋,不能留有盲區。監督內容包括政治建設、政治生態、權力運行、作風建設等多個方面。監督不能以偏慨全,監督內容的廣泛性,就要求突出重點、統籌兼顧,開展全方位、有重點的監督。

四是監督的間接性。紀檢監察監督既有別于黨委(黨組)和黨內工作部門的自身監督,又區別于行政機關的行政監督,與這些監督有明確的責任邊界和不同的工作要求。黨委(黨組)、黨內工作部門監督和行政監督具有直接性,而紀檢監察監督是用黨紀和國法兩把“尺子”,對上述監督的事前事中事後評判和相關問題的糾偏糾錯,是“監督的再監督”,既要避免直接沖在一線、越俎代庖,又要防止既當運動員之敳门袉T現象發生。

五是監督的紀法性。黨章和黨內政治生活若幹准則、黨內監督條例、問責條例、黨組工作條例、監督執紀工作規則、政治建設意見等黨內法規,以及憲法、監察法,規定了紀委監委監督的原則、內容、對象、權限、程序、責任追究等,監督的職責法定、權限法定,既要求嚴肅黨紀又要求嚴肅國法,既要求紀法貫通又要求法法銜接,既要求懲前毖後又要求治病救人,工作的政策性、紀法性特別強,對人員的素質要求特別高,必須是政治素養、政策水平、業務能力強的人來做,而且要保障人員力量充足。

二、精准研判當前紀檢監察監督工作存在的主要問題

按照問題導向,對標監督特征,調研發現當前紀檢監察監督總體上存在工作質效亟待提高的問題,具體表現在六個方面:

一是監督認識不到位。首先是監督的基礎性認識不到位。市縣鄉紀檢監察機關普遍存在“重辦案輕監督”思想,有的認爲辦案是硬指標、是“顯績”、工作成效立竿見影,監督是軟任務、是“潛績”、工作成效難以評判,從而熱衷于辦案,不願花費過多精力開展監督。有的甚至認爲,“監督千遍,不如查處一人”,存在“唯辦案論”,“監督無用論”傾向。其次是監督的間接性認識不到位。有的地方黨委(黨組)將紀檢監察機關的“監督再監督”變爲“監督全參與”,自身主體責任轉嫁給紀檢監察機關。如讓紀檢監察機關巡查會風紀律、抽查上下班工作紀律等。有的領導認爲,難度較大工作,只要紀檢監察機關介入,就能強力推進,讓紀檢監察機關出面解決“老大難”問題,紀檢監察機關成爲黨委(黨組)的“放羊鞭”。如某鎮黨委書記讓鎮紀委書記參與征地拆遷,導致鎮紀委書記被區紀委誡勉問責。

二是監督對象不全面。首先是監督地方黨委(黨組)班子成員覆蓋不夠,同級監督依然處于“兩難”境地。多數鄉鎮紀委書記反映,自己與其他黨委班子成員在“一口鍋”裏吃飯,爲今後工作和個人進步考慮,存在監督“一把手”失前程、監督班子失和氣、監督下級丟選票的思想顧慮,存在不敢監督問題;如果疏于監督,又擔心失職渎職被問責。有的基層領導領導班子成員口頭上願意接受監督,但思想和行動上卻規避監督,忌諱與紀委書記交流思想、溝通工作,存在紀委書記被邊緣化、疏遠化現象。其次是有些政府部門系統內的二級單位監督處于失位狀態,沒有全覆蓋。有的部門紀檢監察機構被撤銷,沒有部門監督機構和人員,即使有部門監督機構和人員,對二級單位監督也是鞭長莫及;部分派駐(派出)機構忙于辦案,監督工作沒有延伸開展,常常是無暇顧及。如教育、衛生、水利、交通等系統基層單位監督存在盲區,違規違紀違法問題多發。

三是監督重點不突出。在監督內容上,主要表現在“三多三少”,即監督“三重一大”事項、財務問題和人情風多,聚焦政治建設、政治生態和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監督少。有些紀檢監察幹部認識不到監督職責的政治屬性,沒有清醒地認識到紀檢監察監督就是政治監督。有的認爲政治建設、政治生態和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監督容易上綱上線,難以把握。有的認爲開展政治方面的監督缺乏抓手,難以找到切入點、突破口,使得政治監督停留在材料、口號層面,發現和查處違反政治紀律的問題較少,在踐行“兩個維護”上下功夫不夠,發揮政治生態“護林員”“啄木鳥”作用不夠。

四是監督手段不豐富。主要表現在“三多三少”:傳統辦法多,科技手段少。日常監督主要是傳統的“報告式”、“提醒式”、“查閱式”、“問責式”,運用“互聯網+”“大數據”等科技化、信息化手段開展監督不夠。單打獨鬥多,聯動監督少。市縣派駐(派出)機構同志反映,機關執紀監督部門沒有與派駐(派出)機構形成聯動監督;巡察監督很少與派駐(派出)機構溝通,有些派駐(派出)機構已經督促部門整改的問題,又被巡察機構當作問題反饋和線索移交,增加了線索處置工作量;紀檢監察機關與財政、稅務、審計、公安等部門之間協作配合不夠,有的部門“零報送”問題線索,有的甚至發現問題線索也不移送,內部消化。面上監督多,深度監督少。日常監督沒有真正沈下去,對于貫徹落實黨的方針政策、重大決策部署和各級領導批示情況開展專題式、點穴式、機動式監督檢查不夠,開展回訪監督檢查較少。

五是监督能力不充分。首先是人员力量不充分。由于面向纪检监察机关的国考计划少、可供遴选的基层生源少、机构改革人员调动冻结、监察体制改革实转隶人数少于编制数、纪检监察机关新录人员素质要求高以及晋升空间小等原因,导致县市区纪委监委进人难、空编多,少则空编20人,多则空编40人。市县执纪监督部门、派驻(派出)机构一般实际在岗仅2-3人,乡镇纪委一般只有1-2人专职专责,监督人员严重不足。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普遍强调问题线索处置“五个优先”,抽调执纪监督部门人员参加審查調查现象普遍,监督力量又被挤压。其次是业务能力不充分。市县区纪委监委普遍反映,缺乏审计、财会、法律、计算机等专业人才,一直在纪委的工作人员缺乏相关法律知识和纪法贯通能力,新转隶纪委监委人员缺乏纪检监察业务知识和纪法贯通、法法衔接能力。乡镇村居纪检委员(监察信息员),平均年龄偏大(45岁左右),文化程度普遍偏低,拿捏不准监督业务。

六是監督評價不科學。紀委監委在考核導向方面存在偏差,案件查辦、信訪件辦理、信息宣傳是硬性指標,考核分值較高,有的案件查辦占考核分值40%,而監督的分值占比最多只有20%。據有的鄉鎮紀委書記和縣市區派出幹部講,縣市區紀委監委在會上口頭下達查辦案件考核指導數,如某縣紀委要求鄉鎮紀委每年辦理信訪件10-20件,立案8-18件,派出機構辦理信訪件25-35件,立案18-28件,完成不了任務要按照件數扣分。重視查辦案件的考核,必然忽視監督的基礎性,客觀上導致監督基本職責、第一職責地位下降。同時存在監督評價機制不健全問題,監督考核評價什麽、怎麽考核、考核結果如何運用,沒有形成體系。

三、高質高效履行好紀檢監察的基本職責、第一職責

研判問題,是爲了解決問題。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強化問題導向,保持政治定力,把握監督定位,持續深化“三轉”,提高監督質效,努力推動新時代紀檢監察工作高質量發展。

一是樹牢第一意識,強化首責理念。監督有力,才能發現問題,才能爲執紀審查和監察調查提供“彈藥”,爲預防和懲治腐敗創造條件。監督的根本目的,是發現問題、糾正偏差,抓早抓小、防微杜漸,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無數案例表明,“破法”必先“破紀”,違紀必有苗頭。如果黨員幹部、公職人員出現苗頭性、傾向性問題時,能夠把監督挺在前面,及時“大喝一聲”“當頭一棒”,就可以避免許多“好同志”“好職工”變成“階下囚”的悲劇。監督工作的基礎性和糾偏糾錯功能的重要性,就要求轉變思想觀念,提高政治站位,樹牢第一意識,本著對組織負責、對幹部負責,實現從“辦案第一”向“監督第一”轉變,從“重事後查處監督”向“重事前事中監督”轉變,跳出“忽視監督-問題衍生-忙于辦案-無暇監督”的惡性循環,防患于未然、捉矢于未發,多做打基礎管長遠的工作。

二是樹立系統思維,強化政治監督。紀檢監察監督既要做到內容全面,又要做到重點突出,絕對不能大水漫灌。監督是一個系統工程,要圍繞黨規黨紀和法律法規對黨員幹部、公職人員廉潔從政從業的系列要求塑造全面監督之形,全方位開展政治建設、政治生態、權力運行、黨風政風等方面的再監督。突出政治監督,以黨的政治建設爲統領,牢記一切業務工作皆有政治,主動把黨的政治建設融入監督執紀問責、監督調查處置的各方面、全過程,督促“兩個維護”落實在實際行動上,彰顯監督的政治性,錘煉政治監督之魂。重點強化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理論武裝、政治生態建設和五大發展理念、三大攻堅戰、深化改革、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等重大決策部署貫徹落實的再監督,保障黨的十九大確定的宏偉藍圖和黨中央一系列重大決策部署變爲現實。依規依紀依法做好執紀問責、調查處置,發揮政治監督的預防、教育、懲治等功能,高揚監督執紀之鞭,重點嚴肅查處政治上離心離德、思想上蛻化變質、組織上拉幫結派、行動上陽奉陰違等“兩面人”,堅決糾正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空泛表態、應景造勢、敷衍塞責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三是完善体制机制,强化制度优势。深化派驻机构改革,全面改革政法机关纪检监察派驻模式,实现工作关系、经费保障和工资福利等与驻在部门全面脱钩;探索市级派驻机构联合检查、联合办案协作区模式,均衡调整综合监督部门,解决人员力量分散、人手短缺问题,解决有的派驻机构无暇监督、有的派驻机构无案可办问题。深化乡镇纪委监察体制改革,其人员编制由县市区纪检监察机关管理,考核晋升由县市区纪检监察机关负责。探索建立国企、学校、医院和乡镇村居纪检监察专员模式,使监督向最后一公里延伸。健全四个监督联动机制,加强派驻(派出)监督与巡察监督联动,派驻(派出)机构派员参加巡察,主动做好巡察发现问题事前沟通,及时跟进反馈问题整改督促和移交线索处置;加强信访和案管部门与下级纪委、同级派驻(派出)机构的联动,定期召开联席会议,集中研判“森林”状况,共同研究预防措施;加强执纪监督、審查調查部门与职能监督部门联动,根据需要共同开展相关监督检查,并督促职能部门及时移送相关问题线索。完善制度保障,建立健全纪委监委和派驻机构工作规则,正确处理党委(党组)全面监督与纪检监察专责监督的职责关系,认清监督间接特征,厘清职责边界,归位各自责任,把不该牵头、不该参与的工作交还给党委(党组)、职能部门,防止“放羊鞭”现象,从制度层面解决与综合监督单位职责边界等问题;完善纪委监督同级党委、派驻(派出)机构监督部门领导班子的规范性指导文件,建立同级监督清单;制定派驻纪检监察组“坐诊”一家“巡诊”多家监督部门党组会议的相关制度,明确监督权限、内容、程序、机制等;高度重视和把握监督的纪法特征,研究制定《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实施办法》,明确适用规则、政策尺度和工作要求。

四是创新方式方法,强化监督质效。加大信息化建设力度,主动对接利用国税税票、公车管理、公安“天眼”、市场主体登记、扶贫监管等信息系统,核查违纪违规问题,为纪检监察监督插上科技翅膀,实现从传统方式向科技手段监督的转变。用好调查研究“传家宝”,广泛开展驻点调研监督,走进“森林”面对面了解“树木”,从“查档案”、“看照片”到“见思想”、“全扫描”,零距离观察“树木”,了解情况、发现问题、传导压力,实现从走马观花向下马看花监督的转变。抓好全过程的日常监督,形成日常检查、问题反馈(线索移送)、督促整改(審查調查)、督促立制、回访教育、再次检查的闭环,改变只重问题发现处置、没有建章立制督促和回访监督等忽视“后半篇”现象。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用好谈话函询,及时红脸出汗、咬耳扯袖,触及思想、触动灵魂,杜绝“一谈了之”;发挥执纪问责、调查处置标本兼治作用,既重震慑,又重教育,做到以案为鉴、以案释纪、以案促改,实现从单程监督向全程监督的转变。

五是加强队伍建设,强化能力提升。纪检监察工作专业性、技术性很强,职业要求很高,专业的事情必须有专业的人才队伍。要按照“定位向监督聚焦,责任向监督压实,力量向监督倾斜”的要求扩队伍体量,配齐配强派驻(派出)机构、乡镇纪检监察机构和职能部门纪检监察机构三支干部队伍,并确保人员相对稳定。按照缺什么补什么的要求强队伍体质,抓好专题培训、上派下挂、跟班办案、法律普修和青年夜校,磨好业务技能“金刚钻”,提高思想政治、执行政策、执纪执法、信息化工作等水平,努力成为思想工作的好手、监督执纪的能手、審查調查的高手。按照打造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干部队伍的要求健队伍体魂,弘扬斗争精神和自我革命精神,严管厚爱纪检监察干部,加强内部督查、风险排查、专项整治,治理得过且过、不敢担当、不善作为、以权谋私等问题,“零容忍”违纪违法现象,坚决防止“灯下黑”。

六是構建評價體系,強化結果運用。研究制定紀委監委、內部部室、派駐(派出)機構分類考核辦法,優化指標體系,實行查辦案件指標“瘦身”,日常監督指標“健體”,實現考核“以辦案爲主”轉向“以監督爲主”,引導主動監督、靠前監督,做細監督、做實監督。強化結果運用,對于不當紳士、敢于監督的幹部,日常監督做得細做得實、其綜合監督部門新增問題線索少善于監督的幹部,依規依紀依法進行規範監督的幹部,大膽培養使用。

(作者爲荊州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代理主任)